記者及文章:YUNG KOON SAN



《序言》


曾任無線新聞助理採訪主任及主播,在新聞部工作十四年,工餘時間亦愛自我增值,完成新聞學碩士及博士課程。後來踏上教育之路,2011年重新兼任時事節目主持及負責一些新聞評論。她從沒離開過新聞行業。只因她對此行依然滿腔熱誠,她正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,李家文。



《內文》

使命感的驅使

李家文博士兒時曾想過當一名社工,因她喜歡聽不同人的故事分享。後來長大後,她認為當記者很有使命感,因為別人有機會因看了你的報導,而改變了他們的想法,這不是一般人的工作可以做得到。「做記者可以在一個框框婸P人溝通到,即時把訊息傳開去,我喜歡自己的工作是即時給別人看到。」

她表示做記者最開心的日子是在2003-2008年被派駐北京採訪,使她眼界更寬闊,學到更多事情。在香港,不論電台及電視台,總會有個框框,多是局限性,但於北京駐京是不一樣的,不怕與別人爭新聞,因當時只派駐她一名無線記者到北京,令她可以獨立處事,接觸更多不同類型的新聞,「人在北京,會覺得香港渺小。」香港大多數報導一些交通意外的小事情,而北京卻會報導國家大事。當時的她,對國際新聞不是完全了解,她學會嘗試認識更多人,接觸不同地方的記者,觀察香港和其他記者做事的方式,令她在觀察中有所得著。

從記者到教育

「因人有不同階段,凡事要懂得取捨」,當助理採訪主任的她,要於公司任命記者的工作,亦深知此崗位責任重大,自己要不斷認識不同的新事物,壓力沉重,每天生活緊張。後來因機緣巧合下,到她09年完成博士學位,樹仁大學剛好有空缺,對她而言,教學是另一種方式去延續新聞教育,正好當時她想生孩子,所以便毅然決定轉行。

李家文博士表示那時離職亦有所不捨,因習慣了記者行業的她,生活節奏十分急速,「我會有職業病,會每天不斷看電視機,習慣了知道發生麼事,所以不能靜下來。」李博士笑言,正常教書不用天天在校,但她討厭一人待在家中,所以每天會留到六時才會離開學校,不然會覺得自己在家中像廢人般,「我的性格是坐不定,突然沒事幹會害怕。」第一年當全職教師的她,因那時剛巧懷孕,生活節奏自然有所調適,所以由記者轉行教師,有了小孩的關係,令她亦易於適應。

「所謂的「教學相長」就是為什麼你那麼主動,因為會怕OUT。」沒有當記者後的她,開始變得更為主動,她相信大部分學生也不一定於電視台工作,一些學生可能會做報紙、雜誌、電台等,所以不希望只教某一個電視台的新聞的特質。因此,自己會主動了解新聞界的最新方向,亦多了找記者朋友聊天。

教學的得著

曾當過多年新聞主播的她,形象鮮明,但卻沒有在教學上為她帶來用處。她坦言,學生開始時可能因為你的身份而會有興趣聽你講課,但興趣只能維持一至兩堂,所以必需有實務性的東西教他們,不然,學生只會覺得無趣。李家文博士認為在教學上要懂得挑起學生的興趣,「大學學生遲到已經是正常事,但我覺得責任應在老師身上,學生對那些事情有期望,不希望錯過,他們才不會遲到。學生上課是為接收信息,所以我整天也會想怎樣令他們覺得上我的課會有所得著,這是老師的責任。」

每年暑假,她會參加一些課程作自我增值,變回學生身份的她,令她學懂站在學生的角度去看事情。她表示曾試過星期六日要上全日的課堂,但卻更令她明白到課堂之間一定要有合適的作息時間,老師往往會覺得課堂內容較重要,會想把它立即教授,忘了預留作息時間給學生,但學生集中力有限,吸收不了全面的知識。「當老師時,很多事情自己會察覺不到。當學生後,可以從老師身上學習到一些表達方法,交功課時老師可以好婉轉道出問題所在,我份人較直接,較惡,所以很多事情仍要不斷學習及探求。」

學生如朋友

李家文博士表示自己喜歡與學生聊天,會視他們為朋友,「一些平日說話比較隨意的人,其實只要你給他一些有興趣的任務,他都一樣會做得很好。我就是正在學習看別人的長處,無論做什麼也好,你要成功其實先要找一些合適的東西來做。」上課時李家文博士亦會留意學生們的反應,一看到他們沉悶的樣子,就會嘗試把這些內容精簡地教授,會多與學生分享一些他們感興趣的事,教學會以學生為先。

她相信作為教育界的人士,都必須要「有教無類」,即使入讀樹仁的學生大部份都不是精英,但他們絕對是非常有潛質的學生。「讀書不是要人人拿第一,因讀書好不代表你表達能力強,最重要先了解自己的長處,盡量把它發揮出來。」她鼓勵學生應選一樣自己喜歡的事情去做,並成為自己的行業,這樣一定會做得好,但這是香港大部分人都做不到,即使奢侈,但做到是好事。

李家文博士認為做老師一定要有童真,不應以一個大人的姿態與學生說話,「如果每次用一個40歲的角度看20幾歲的人,你只是用大人的眼光看他們,其實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他們會這樣?應嘗試從他們角度看,他們才願意與你分享更多。」







有關連結:

※ 香港樹仁大學網站

※ 更多文章、影片及活動介紹